“就怕学霸过寒假”剧场效应面目狰狞

近日,一年级女生小秋的妈妈说:“其实我也不想报班,但是真的不能停。和其他家长比起来,我算佛系的,每次寒假、暑假我就瑟瑟发抖,别人想要假期里超过对手,我只求不落后于人就行”,一个要期末考试的女孩发出“有可能是黎明前的黑暗,也有可能是无边无际的长夜”的感叹,更有陪孩子写作业导致家长心肌梗塞事件发生。

所谓剧场效应,在现实生活中表现为,人们习惯通过一个画面隔开一段距离去观赏别人的喜怒哀乐,生活被戏剧化,本身成了一座大剧场,人既观剧,亦被动演剧,在不自觉状态中被彻底异化,抛出了自我,生活于别处,人们的生活处于佛教所说的“依他起性”的状态而没有自性。简单来说,就是个人角色与社会环境的失衡。剧场中,大家都可以看到演员的演出,然而当一个观众出于某种原因站起来看戏,周围人劝阻却无果,管理员不在线,于是周围人被迫站起来看戏,所有人都更累了,有人站到椅子上看戏,其他人学起来,到最后全部站到椅子上。最终破坏秩序的人没有得到持久的收益,遵守秩序的人成了受害者。

相信很多家长都在苦恼于孩子的暑假上,一方面想着给自己的孩子减减压,带着孩子放松放松,和孩子交流交流感情;另一方面又提防着其他孩子家长是不是又给他们家孩子报班了、开小灶了亦或者是督促孩子的学习。在这种情况下,给孩子们报班,加紧学习,这种情状愈演愈烈,年三十也不停歇。在家长看来,自己的孩子不一定比别人好,但一定不能比他们差。

在这种心态的引导和管理者的不作为的情况下,恶性竞争正在使教育越来越不理性。不断地延长上课时间和愈演愈烈的补课还有近乎疯狂地习题作业,致使学生对学校充满愤恨,前段时间闹腾一时的学生用耳光报答老师事件被一致叫好、学生无法忍受以致寻死事件等等,无不向我们证明当前教育的问题的不理性和畸形化。

当代大学生从中学的“牢笼中”解脱出来,受中学老师们的说法“到大学你们就舒服了”的错误引导,加上初高中的残酷考验,又有多少人能够看清未来的路呢。最近几年人们对大学生的看法有了相当大的转变,“大学生越来越不行”之类话语从人们口中不断冒出,并渐渐根植于意识之中,必然于当前部分地区的畸形教育有重要关联。

一方面是家长想孩子出人头地成为栋梁,一方面是学生不堪重负,学生和家长的焦虑问题凸显,教育行业矛盾不断加深和激化,如何去解决和缓和教育矛盾迫在眉睫。

首先,负主要责任的监管者必然首当其冲,维护秩序是其责任,在需要监管时看不到及时有效的作为,国家对招生、教育时间、作业数量等有明文规定,然而监管者却视而不见,罔若未闻,任由非法补习机构泛滥成灾,学生不负重担。第二,学校和老师作为重要的防护堤岸,但是部分学校和部分老师在恶性竞争中为一己私利、缓解领导和家长给予的压力,充当推波助澜者甚至在接到家长和学生举报时,惩罚举报者,忘记作为教育者的良知和操守,视教育的长远利益于不顾,;再者无良商家和媒体为在竞争中牟利对教育畸形和恶性竞争中火上浇油,大肆宣传,一味向社会传达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那个言论,营造学生家长和学校的焦灼情绪,对整个教育界产生负面影响;再次,家长和学生,面对滚滚洪流,盲目跟随,甚至充当起水军,丧失信息甄别能力,急病乱投医等,最终损人不利己。

且不说学生能否赢在起跑线上,可能想过学生的想法?还有,能不能活着或者健康地抵达终点?恶性竞争解决不了问题,公平公正的考试才是指挥棒,只要考试评比还在,家长们的焦虑就在,但孩子们的肩膀如此脆弱,经得起折腾么?(张贵举)

首页体育